当前位置:首页 > 防治知识 > 艾滋病救助 > 正文

艾滋患者:我们需要关爱

摘要:   40岁的余伟,在去年4月无意中查出自己染上了艾滋病。他说,不知什么时候到来的死亡之神让他害怕,但家人的远离与冷漠让他更为痛苦

  40岁的余伟,在去年4月无意中查出自己染上了艾滋病。他说,不知什么时候到来的死亡之神让他害怕,但家人的远离与冷漠让他更为痛苦。

艾滋患者:我们需要关爱


  自卑让他“与世隔绝”

  59岁的钟文(化名),是株洲人,当天下午到医院来进行例行检查。钟文人看上去还挺精神的,不说还不知他是年近六旬的老人。“我是去年8月20日左右在云南一家医院被查出患有艾滋病的。当时我的耳朵背后长了几个很大的淋巴,我想动手术把它切除。手术前就必须先验血,一验得知自己患上了这该死的病。”

  面对记者,他的头低得很低,“我也不知自己是如何染上的,但是云南那地方吸毒、卖淫的挺多。”

  钟文曾是一中学的副校长兼教务主任,他最自豪的就是曾经培养了无数大学生。学生们也经常来信给他,感谢他的教育之恩,但自从他被查出患病后,就再也没有跟学生回过一封信,他说:“我内心十分惭愧,很自卑,觉得对不起大家。”

  查出病后,钟文主动向学校说明了一切,并递交了请假条,然后悄悄地回到了株洲。他妻子前两年去世了,家里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已成家立业了。对于父亲这种情况,儿女们表现宽容。“事情已经发生,他们肯定也不好说什么。为了不影响他们的生活,现在我在外租了房,一个人住。”

  家人嫌弃被迫搬家

  40岁的余伟(化名)也很内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一直站在墙角,双手护胸,自我保护欲十分强。

  余伟查出患病也十分偶然。去年4月,他食道糜烂,不能进食,做完详细检查后,结果是患有艾滋病。当时,他几乎不敢相信。医生得知他患有这种病后,都开始躲他,不敢与他接触,而家里人也十分害怕,在这种情况下,他搬出来了,一个人住。

  去年6月他来长沙进行治疗。目前,他在某公司上班。“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继续工作,赚钱治病,希望病能奇迹般好起来。”余伟说。

更多有关 艾滋病救助 的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 2014 凉山艾滋病防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