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专题 > 凉山抗艾之路“亲历者说”故事征集活动 > 正文

艾防工作者的一天

摘要:   12:30分,还有2名另一个生产队的感染者还没有做随访,简单吃了一点东西,13:00分又赶往随访另外2名感染者。  王德力3年前从浙江回
  12:30分,还有2名另一个生产队的感染者还没有做随访,简单吃了一点东西,13:00分又赶往随访另外2名感染者。

  王德力3年前从浙江回来在生产队里的水泥厂上班,参加工作体检时被查出感染艾滋病病毒。记得第1次来随访时,王德力听到自己确认感染艾滋病毒时吓蒙了,瘫倒在地上。

  这次是我们第2次随访,厂门外等了半个小时,他终于来了,生怕被别人看到,他四处看看才走向我们。我们问他:“最近还好吧?”“好些了,国家政策好,还能免费吃药,厂头晓得我体检有问题也没有不要我,还是要好好活下去,娃娃还那么小。”

  其实为了他的工作,我们费了很多心思,当时公司到县医院体检科拿报告时,体检科医生告诉厂里的说血液有点问题送到疾控中心,厂里几次打电话到疾控中心问是怎么回事?国家明文规定艾滋病感染者有就业上学的权利,但社会歧视依然广泛存在。我们告诉厂里,他没有相关职业禁忌症,可以上班。

  14:00点,最后一名今天要随访的感染者,33岁的农村壮汉吉五五且。去年底,他到县城碰到我说:“刘医生,给我点钱嘛,要过年了,屋头啥子都还没得。”我一听心就软了,想起他那间破破烂烂的屋子,30多岁还没有结婚,想起他妈妈的不易,我心软了,找同事借了500块钱给他,并给他宣传党和国家的救助政策,叫他到当地乡政府民政办申请低保,拿钱回去灌点香肠,买个过年鸡,不要再吸毒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这样的帮助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同我一起共事的“老资历”杨医生给乡政府做工作,动员吉五五且的家人送他去住院,又帮助协调传染病院治疗事宜,出院后又找民政办了大病救助金。吉五五且出院后坚持抗病毒治疗,身体状况逐步好转,后来在当地矿山上当了保安,也算是稳定下来了。

  今天再到吉五五且家随访,他已经好很多了,并一再给我们说:“当时听到感染了也有点想破罐子破摔,现在自己想好好活下去,也好让我妈过几年好日子,给她养老送终,我们彝族很在乎这个的。”

  杨医生就是这样一名医生,虽然他脾气也比较火爆,但却有自己的一套工作办法。艾滋病防治工作不是单纯的医疗技术,更需要杨医生这种有丰富社会经验的成熟工作者。

  15:00点,我们完成了今天的流调随访任务,又继续赶往两个设有针具交换点的村卫生室和乡镇卫生院进行督导检查。到了晚上,还要开展沿途两个乡镇KTV、洗浴中心、按摩房等场所商业性性工作者的干预工作。

  这一天,是艾防工作者的普通一天。(刘杰)

  (文中人物名字为化名)

更多有关 凉山抗艾之路“亲历者说”故事征集活动 的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 2014 凉山艾滋病防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