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专题 > 凉山抗艾之路“亲历者说”故事征集活动 > 正文

任重道远

摘要:   “欧耶!我又胜利了!邓院长,我还是没着(没被传染)!”2012年10月的一天,我到国家“十二五”重大科研专项特木里示范区体检现场,刚上楼梯

  “欧耶!我又胜利了!邓院长,我还是没着(没被传染)!”2012年10月的一天,我到国家“十二五”重大科研专项特木里示范区体检现场,刚上楼梯,就听见一个兴高采烈的声音传来,接着,一个小伙从二楼连蹦带跳地跑下来,看见我后还比划了一个“v”型胜利的手势,说“真的,我刚才又去查了,阴性!”。待看清来人就是特觉时,我气结、语塞,“特觉,你是来体检吗?等等,我问一下,你老婆生没有?”我没好气地叫住他。“生了,都两个月了,在县医院生的,吃了药的,还是女儿!。”我看着他笑眯眯的样子,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2008年7月,我接诊了特木里镇飞普村一名年轻孕妇阿能,22岁,经检查,她怀孕六个多月了,说是第一胎,想看看胎儿的情况。看她身体健壮、精神也好,我给她做了孕中期常规检查,填写保健卡,在问诊的时候常规问了一句“丈夫吸毒吗?”,她说不吸,我边填保健卡边给她介绍孕期保健检查内容、注意事项,讲到艾滋病防治时,我给她讲了我们县的情况,并建议她作一个HIV常规检测,她说“我们都不吸毒!”,我告诉她艾滋病传播途径不仅仅是吸毒,而且检查也很简单,只需在指尖采一滴血,十几分钟就知道结果了,如果没问题,皆大欢喜,如果有问题,可以尽早处理。她有点不愿意,但还是同意了。
  检测结果出乎我们意料,她快检结果竟然是阳性!她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说“怎么可能?是不是查错了?我和我老公都不吸毒!医生,你再查一次!”我看着这个年轻的女人,长得有些漂亮,我把她拉到一边,向她讲了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并问她有没有多个性伴史,她扭捏了半天,说没有,我建议她采个血样送到县疾控、州疾控作确认检查,并建议让她老公也查一查,她同意了。她很快把她老公带来了,这是个精明能干的小伙子,初中毕业,写一手好字,我把情况给他讲了,他和老婆一样的口吻“我们都不吸毒!”,我再次讲了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并问他婚前有没有性伴,他说有两个,于是我建议他作HIV快检,结果他是阴性。我看见他有些冒火地看向阿能,不由有些忐忑,心想他不会要打她或是要离婚吧?如果那样,阿能会不会找我麻烦?我给他说,快检不能作为确认依据,等阿能的确认结果回来后我再通知他们,他悻悻地和老婆走了。十多天后,确认报告会来了,阿能的确是阳性,我找到她告知她确认结果,特觉也来了,知道结果后,他出乎我意料地平静,并对我说“医生,你不是说可以母婴阻断吗?给她吃药吧!这个孩子我们是要生的。”接着他又说“也不可能离婚。”赶忙交待他们母婴阻断的详细事项。
  2008年11月,阿能在家顺产一个3200克的女婴,第二天特觉来告诉我时,我有些生气,“不是交待过你吗?生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医院去生,安全,而且大人孩子都要吃药的。”“邓院长,不好意思啦,家里老年人说医院破腹产很吓人,而且以后就不能生第二胎了。”我气得说不出话,只好叫他带我和县保健院的医生去看孩子并给产妇和新生儿喂药。
  我们一直对阿能做产后访视,并指导她人工喂养,1个多月后的一天,特觉一直没来领奶粉,我让村卫生员把他找来,他才告诉我孩子死了,我有些诧异,但事已至此,我安慰了他一下,告诉他,以阿能的情况最好别要孩子了,建议他使用安全套,他点头答应了。
  几个月后的一天,我正在办公室上班,门口探进来一个脑袋,脸上带着讪讪的笑,我一看,是特觉,我招呼他进来,这才发现他身后跟着阿能,她也不好意思地笑着。“邓院长,我老婆又怀上了,两个多月,想来问问你好久吃药合适!”我一下愣了,反应过来后,我有些不敢相信,这男人胆子太大了,这不是玩儿命吗?但我还是很认真地给阿能做了检查、建了卡,并叫她定期检查,7个月时接受母婴阻断,再三叮嘱这次要到医院生,他们很高兴地回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阿能很配合,按时检查、按时吃药,8个月后在医院剖腹生下一女婴,婴儿人工喂养,经12月龄、18月龄检测均为阴性。特觉别提多高兴了。他自己每年都作HIV检测,幸运的是他一直都是阴性,所以有了本文开头那一幕。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不由想“艾防工作还要加大宣传和婚前检查力度才行,告诉老百姓,别存侥幸心理,主动做好预防措施才能保证不被传染艾滋病,要防止特觉这样的个案对艾滋病防治宣传起负面作用;要加强婚前医学检查,对艾滋病防治做到早发现、早管理、早干预、早治疗。”(邓红霞)

更多有关 凉山抗艾之路“亲历者说”故事征集活动 的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 2014 凉山艾滋病防治网版权所有